当前栏目:行业资讯

就在王昊刚要走进店门的时候,斜里一个身影向他身上撞了过来,看他踉踉跄跄的样子,似乎是马上就要跌倒了。王昊见了赶忙松开手里的纸袋,腾出双手,上前扶住了他。纸袋落地的瞬间那人也软倒在了王昊的怀里。王昊一抱住那人,就立刻意识到了是个女孩子,而且从入手的感觉就知道是个非常年轻的女孩,骨肉非常有弹性,仅仅是王昊双手接触的部分就令王昊感到舒爽异常。而令王昊更爽的是,这个时候,怀中的女孩竟似乎也有点脚软,居然赖在了王昊的怀里半天。不禁令王昊大叹这个“豆腐”吃得爽透心儿啊,扶在女孩腰间的手也暗暗的揉捏几下,心中则为自己辩护道:“我这是在帮她活血!”真是够无耻啊!不过没等王昊活弄几下,嘉雯和陈玫就已经都从店里出来找他了。原来刚刚两位女侠,都已经冲进去准备对着那些琳琅满目的服装继续开始战斗了,可是她们的“跟班的”却半天没进来,于是两位美人只好又从店里出来找他。而才一出门,就看到了刚刚的那副光景。于是,两位美人赶忙把正在被吃豆腐的女孩从王昊的身上拉了开开,嘉雯还顺势在王昊的腰部“掏摸”了几下,不过此“掏摸”却是让王昊“舒服”的简直要呲牙咧嘴了!但是王昊却是哑子吃黄连啊!只好嘿嘿干笑两声,然后弯腰把散落在地上的纸袋重新捡了起来。不过刚刚那几下笑声听起来,怎么都比哭还难听多了。陈玫和嘉雯则依然扶住了那个女孩,同时嘉雯开口问道:“小姐,你还好么?要不要我们帮忙把你送到医院去?”而王昊则站在一边开始打量起女孩来,女孩穿了身职业女性的套裙,典型的一身现代都市白领女性的打扮。她的身高大概和嘉雯差不多,都是在1米63左右,身材很纤细,看起来很苗条,似乎是属于那种骨感美人。可是刚刚用手触碰过的王昊却是知道,这骨感背后隐藏了多么惊人的弹性和滑腻,真是令王昊现在都回味无穷啊,看来这个外表看起来瘦弱的女子却是内媚之极啊!可是,当王昊看了女孩的脸之后,却有些失望。本来以为这个极为内媚的女子脸蛋长的也应该是诱人之极的,可是王昊单是看了那架在鼻梁上的黑框大眼镜就倒足了胃口,然后目光就再也没有落到这个女孩的身上了。可是王昊没有注意到的是,在王昊面露失望表情的时候女孩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那目光居然和王昊时常露出来的目光如此的相似。女孩在听了嘉雯对自己的问话后,先用一只手扶住了额头,而另一只手略微在陈玫的肩上撑了一下,身体又晃了两下,才站稳身体。然后用一种极为虚弱的声音说道:“真是对不起三位了,只是天太热了,我又有点贫血,所以刚刚走过来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撞在了这位小弟弟的身上,真不好意思啊!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了,不用麻烦你们了,我公司就在前面不远,我回公司休息一下就好了。”王昊听这个女人叫自己“小弟弟”真是极度的不爽,心理也暗骂到:“奶奶的,你老公才‘小弟弟’呢!要不是你长的实在是不对少爷我的胃口,倒是要叫你见识一下,少爷我是‘大弟弟’,还是‘小弟弟’!不过真可惜了这身材,摸着太爽了!如果关了灯似乎也是可以考虑一下的哦……”不过这念头才一起,就转念又想到了那恶心的黑框大眼镜,刚要抬头的‘兄弟’也立刻缩了回去。在王昊又自己在那里意淫的时候,女孩已经逐渐走远,转眼间就消失在了街角。而嘉雯和陈玫看到王昊居然还在那里愣着,脸上也是一副花痴的表情,则同时对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并且从两边一人一个揪住了王昊的耳朵,嘉雯也开口说道:“哎哟!‘耗子少爷’魂儿还没回来呢?赶快过去吧,现在追还来得及。”看着嘉雯那副小母老虎的样子,王昊又一次陷入了痛苦的深渊。大叹自己识人不明,居然被开始的时候嘉雯那种温柔若水的气质给欺骗了,这嘉雯小妮子骨子里分明就是跟她老爹方博那个家伙一样的粗鲁嘛!而且这些小妞怎么都知道自己的弱点,和林丹一样每次摧残他都是由耳朵入手!虽然心理是这样的想着,不过嘴里却连连说道:“你们老公我是那么没有品位的人么,刚才女人要身材没有身材,要脸蛋没有脸蛋,怎么能跟你们比呢!我哪能看上她啊,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这世间真的还有比你们还美貌的女子,那也在只是在他人眼中罢了。在我的眼里,你们三个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不过说这话的时候,王昊在心理却又想到了在泳池中被自己非礼的那个女孩,竟然觉得她实在也不比自己的三位准老婆差啊!连他自己都是十分的纳闷,为什么最近总是想到她呢,这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呢,进了人家的脑子里就不出来了呢,强烈鄙视。…………王昊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那位女孩刚刚转过街角后。她的手就伸到了头上,在头发上一拽,那本是披肩的黑色长发立刻变成了一头暗紫色的齐耳短发。那令王昊恶心之极的黑框大眼镜也被她一把甩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这样一来,女孩的整个相貌立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此刻,如果王昊再看到这个女孩一定会惊呼出了,这分明是一张看起来只有15,6岁的小脸啊!那一弯新月一样的眉毛, 真人百家乐赌博游戏网站那长长的睫毛, 澳门线上赌城真钱注册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澳门网投游戏开户还有那樱桃小嘴, 澳门线上游戏开户网址整个人就象动画片里的青春美少女一样,看起来可爱极了。女孩扔掉这些东西后,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钱包,是一个男款的lv钱包,如果王昊在这里,一定能够马上认出来,这就是他那个一个月前林丹才送给他的钱包啊!女孩掏出了王昊的钱包后,熟练的翻了起来,看了一遍钱包里都有哪些东西。然后先是把现金抽出直接塞入兜中,银行卡也都拽了出来拿了几张能够不记名刷卡的又直接塞入兜里,最后又把王昊的身份证拽了出来,看了看上面的年龄,女孩捂住嘴笑出了声来,自言自语道:“原来这个‘小弟弟’才比我大一岁呢,没想到这么小就知道吃女人豆腐,还泡了两个这么漂亮的小妞,估计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这样看来那两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这种人宰的最安心!”又看了钱包里面真的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就准备连同钱包全都扔了,可是看了看这款lv的钱包还真不错,自己拿着不会太扎眼,于是又不舍的把手放了下来。钱包也塞入兜里,连王昊的身份证忘记了丢掉一起放在钱包里,转身扬长而去。在另外一面的商店里,嘉雯和陈玫又坚定不移的进行完了一场新的战争。王昊的手中也又多了六个袋子,手中算是集齐了十二星座了……“付帐!”嘉雯叉着小腰,颐指气使的对王昊得意的说道。听了小姑奶奶发话了,王昊连忙先放下了手中的六个“星座”,腾出一只手来,伸入怀中准备把钱包掏出来,只是手刚一伸入怀中,王昊的脸色就变了,马上丢掉了另一只手中剩下的六个星座,双手也跟着上上下下的在身上摸索起来。看到了王昊这个模样,嘉雯和陈玫以为他又在耍宝了,异口同声的说道:“切,少装了,赶快付帐,我们去下一家店!”谁知王昊听了这话,竟然很生气的大声说道:“谁跟你们闹了,现在哪有心情和你们闹!丹儿送给我的钱包不见了,这可是丹儿用全国竞赛得到的奖金给我买的礼物啊!我竟然给弄丢了,行业资讯怎么办啊!你们说怎么办啊!”嘉雯和陈玫看到王昊那焦急的神色,知道王昊这回可不是开玩笑的,可是她们两人也感到有点委屈,毕竟这些天来三人都是相处的甜甜蜜蜜的,王昊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可是现在居然冲她们发起火来了,一下子真让人有点受不了。不过尽管这样,陈玫还是走上前去,抓住王昊的胳膊,开口说道:“阿昊,对不起!要不是我拉你们来逛街,丹儿妹妹送给你的礼物就不会弄丢了,都是我不好。”嘉雯也走过来说道:“玫姐我也有错的,我后来比你还积极呢,对不起,阿昊!不过你先不要着急,我们好好想想是不是落在什么地方了,先到上家店找找,我记得那个时候还有的,没准你是落在那里了。”见二女都来向自己承认错误,王昊反而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太重了,于是开口对嘉雯和陈玫解释道:“你们不要说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对你们发脾气,我刚刚也是太着急了。那可是丹儿用自己的钱送给我的礼物,让我一定要好好珍惜,千万不要弄丢了。可是现在到我手里一个月的工夫都不到,我就把他给弄丢了,我刚在确实是太着急了,才那样对你们说话的,你们不要介意,换成是你们送给我的礼物丢了的话我也是这种反应的!”说完,王昊非常痛苦的双手抓住头发,用力拽了几下。嘉雯和陈玫听了王昊这么说,心理也都觉得舒服多了,不过看到王昊那痛苦的样子,她们又很心疼他。于是在这最后一家店选好的衣服由嘉雯付了帐后,三人抱着一丝希望一起回到了刚刚到过的那家店里询问。结果当然令三人很失望。他们又在四处都找了一遍,可是还是一无所获。三人也在这郁闷的心情陪同下,踏上了回去郑家别墅的路上。发生了这件事情三人也都很沉默,在车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此刻,偷走王昊钱包的女孩已经来到了处于徐家汇的一家夜总会,一进门,里面正在打着桌球的魁梧汉子们就都热情的打着招呼。“小猫,今天的收获怎么样啊?看你这么高兴,是不是又有肥羊被宰啊,那晚上可是要请大伙客啊!”几人笑着对被称呼为小猫的女孩说道。“恩,今天的收获不错,但是我要把这笔钱留着交学费,以后再有这样的收获再请你们吧,好不好众位大哥们。”小猫也调皮的回答着众多大汉们。“我要上去找ken哥哥和暗影姐姐了,你们在这里先玩吧。”小猫说完蹦蹦跳跳的跑到了二楼。女孩口中的ken是一位四年前才在上海黑道冒出来的新人,但是凭着狠辣的手段和高强的身手迅速的整合了徐家汇附近的黑道势力,成为了上海黑道的新锐,窜升的极快,已经让上海传统的黑道龙头青帮都生出了警惕之心。而他名字的由来则是开始的时候,从一些爱打街机的少年们的口中传出来的,因为他蓄着长长的头发,打起架来极为不要命,身手又极为高强,就如同街机“街头霸王”里面的人物ken一样!叫到后来大家就都叫他ken了。而暗影则是道上一位极为神秘的女杀手,她比ken还令人头痛。传说她人长的极为美艳,可是却均不知道这传说由何而来,因为几乎见过她的人都在漆黑不见五指的黑夜,倒在了她的面前,而她也因此被道上的人称为了黑夜中的死神——暗影。据说,在四年前暗影曾经孤身一人前往广州做过一件大事,只是事情的始末无人知晓。就知道她当时虽然事情做的极为漂亮,但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还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结果恰好被正在广州公务的福建人ken所救,ken帮她击退了追杀她的人后,还亲自把她护送回了上海滩,也是从那以后ken就留在了上海,并以绝强的实力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小猫来到二楼后,只有一个一身黑色紧身衣、黑纱蒙面的女子静静的站在窗边,从女人的后面可以看到,这套紧身衣把这个个女人的身材勾勒的极为美好,如果是一个男人站在她的身后一定会忍不住上前侵犯她的。可是假如有人欺进了女人三尺之内就可以发现,似乎她的周围都被一层寒冷包裹住了,会让人有种深深的寒意,让你再也兴不起半分欲念。小猫见了黑衣女子特别的高兴,兴冲冲的跑到了女人的背后,拉住了女人的手摇晃起来,说道,“影姐姐,你怎么又一个人站在这里啊,多闷那,ken哥哥也不知道陪你,他是不是又跑去和那些大哥们谈判去了啊?”这个小猫居然丝毫都不介意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就这样亲密的拉着她的手。小猫说完话后,一个充满磁性的性感声音在女孩的耳边响起,“小猫,你又去做那些事情了么,都说了你这么多次了,你怎么总是改不过来。姐姐和你ken哥哥又不是没有钱,我们现在的钱就是你再读个几百年的书都花不完,你为什么还每次都是吵着要自己赚钱,而且还专门干那种事情!并且你每次下手的那些人都不是一般人,这是很危险的!”女人的说的话虽然是教训的内容,但是怎么听起来声音中却都充满了一种溺爱的味道。小猫听了姐姐这么说也不介意,笑着回答道:“姐姐我每次都是找那种富家的公子哥下手,这些人有什么好怕的,都是些满脑子精液的家伙,一个比一个差劲!他们的钱用来养女人,还不如我拿来读书,还当他们做善事了,为他们积德了呢!”听女孩说话粗鲁,暗影转过身来,轻轻拍了拍小丫头的头,说道:“不知道害羞的小丫头,不要成天和下面那些混蛋在一起,现在就已经是满口粗话了。你还是个姑娘,说出来那样的话也不怕人家笑话。”“好了,跟我说说今天的详细情况,我看看是什么人被你这个小丫头给牵了!”暗影说完揪了揪小猫的鼻子,这个时候暗影仿佛是被融化了的冰雪一样,身上丝毫没有了先前的寒冷,而融化她的就是眼前的小猫。于是小丫头用她那清脆甜美的嗓音把今天的事情娓娓道来。听到了小猫说那个人17、8岁的年纪,还是和两个绝色女子一同逛街,暗影的身体立刻紧绷了起来,身体又发出了阵阵的寒意,而且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比刚才更强,连小猫都感受到了她的变化,吓的她一下就扑在了暗影的怀中。而暗影却双手抓住小猫的肩膀,把她推离自己的身体,盯着小猫的眼睛,以一种极为紧张的口吻,对着小猫严厉的说道:“你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招惹那样的人么,难道你忘记了四年前的教训了,你还想再被抓去么!姐姐不是每次都能救你的!”小猫听了暗影的话,身体也是一阵哆嗦,又再次投入到暗影的怀里,害怕的说道,“不要姐姐,我错了!你要保护住我啊!我以后一定会听你的话的,我再也不招惹这样的人了,我再也不想被抓去那里了!”说完趴在女人的怀里抽泣起来。看来这件事情对小猫的伤害真是很大啊………

  双色球第2020009期开奖信息

原标题:【推仔说新闻】时代的眼泪 Intel第一代10nm Cannon Lake更多型号曝光

,,澳门赌博现金网投注平台
浏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真钱二八杠游戏官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